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湖南新闻网-中国领先的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正文

云大体育学院院长谈中考体育100分:政策制定数易其稿

时间:2021-01-22 16:00 来源:未知 作者:dd 阅读:

去年底,云南省教育厅正式发布《云南省初中学生体育考试方案》,将中考体育从50分提升到100分,体育中考成绩齐平“语数外”。刘敏是2020年9月秋季入学的初一学生,成了该项政策的第一批“践行者”。

政策正式发布前,红星新闻记者曾深入云南昆明,对话学生、家长、学校、培训机构、专家。记者发现,在“新中考”这个多面体上,每一面,都有不同的声音。根据政策,云南中考体育考试将以往的三年考一次变为三年六考,3年成绩累加,按20%、40%、40%的规律逐渐提高分值占比。这意味着,第一批面对“新中考”的云南初一孩子,在这学期末开始,就提前进入了中考竞争。

2个多月前,云南省教育厅在政策正式印发前召开听证会,听取各方代表意见。听证会召开后不久,记者采访了刘敏妈妈。

刘敏是云南师范大学实验中学本部初一学生,刘敏妈妈给记者“画”了张“新中考”政策下孩子的“日程表”——

早上6点20起床,7点20到校。下午5点半放学,班主任会带着学生们练引体向上或跑跑步,大概半小时后回家。吃饭、做作业、复习预习,结束一天的课程约在晚上11点左右。这时候,还要花半个小时做“体育任务”,做完再将照片视频上传至学校的钉钉上“打卡”。前段时间,因为临近期末课业重,老师未对“体育打卡”做强制性要求,刘敏妈妈也就放弃了做“体育任务”。

即便如此,有篮球底子、体质不差的孩子依然不能取得理想成绩,家长们转而将希望放到专门开设了“中考体能培训班”的课外体能培训机构上。

“课业重没时间”,依然是记者回访时大多数家长提到的问题。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些学校推迟了体育期末考时间——刘敏所在的学校原定于明天进行考试,后被延期。趁着这个寒假,刘敏妈妈想通过“中考体育专项训练班”提高孩子的体育成绩。

刘敏妈妈说,根据原定考试计划,刘敏的学校是“一考定成绩”,但有些学校则不尽然。小新就读于云南某中学,小新妈妈说,在此前的测试考中,孩子一项若不能得满分,老师就会让孩子反复考试,直到得满分为止。

云南大学体育学院院长王宗平是云南“新中考”政策专家组成员之一,曾参与政策的鉴定工作。他告诉记者,“新中考”的政策有既定背景,早在2016年,国家教育部层面就曾发布相关文件,提出体育与“语数外”四门“必考”,其它科目做“减法”,文理兼顾成“选考”。

“云南中考体育100分,是让体育教育回归‘本位’。”王宗平说,全国“学生体质持续30年下降”是不争的事实,由于中小学生学习负担过重、运动不足、睡眠不足,校园里“小眼镜”“小胖墩”“小驼背”的现象堪忧。“要改变这种情况,在国家人事制度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体育中考(高考体育选考)是唯一的选择。”他特意提到,此次云南“新中考”并不是一味提升体育科分值,“语数外”三科也都从此前的120分降至100分,“有增有减,本身也是一种‘减负’。”

在具体落地上,王宗平提出要防止“送分考”“水考”,摒弃“满分考”的做法。

“既然是计分考的升学考试,就不可避免地带有选拔性考试功能,成绩应该符合正态发布,如果大家都是95分以上甚至100分,学生不怎么努力就得高分,就违背了政策的良好初衷,增加分值就失去了意义。”王宗平说,就考试项目来看,政策实施初期要减少人为评判因素,考试过程一定要保持客观公正。

“一定要认可体育好也是一种能力。体育好和‘语数外’好是一样的,也可以真正成为升学的‘筹码’,满足学生的个性化发展。”王宗平认为,允许体育分数的差异性,才能称为多元化、个性化公平性的教育。

“‘新中考’给学校和体育老师提出了更高要求,它倒逼学校要开齐开足体育课,体育老师也要更加专业用心。”王宗平提出,无论是体育课还是其他文化课,如果孩子要通过培训机构提高成绩,这证明学校的教育本身就存在问题。“学校是教育主战场,负责让孩子学习并提升运动技能。如果孩子体育成绩不好,一定要通过花钱去培训班才能提高技能,毫无疑问学校有‘甩锅’的嫌疑。”

“体教融合进一步发展,有运动强度、有体能练习、有运动技能可能会成为今后体育与健康课程发展的趋势。”王宗平表示。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云南中考体育100分,是经过反复调查和论证的。”王宗平谈起“新中考”政策制定过程。

他提到,目前,体育以计分方式进入中考已覆盖全国,但各地体育分值差异较大,从30分到70分、80分等都有。云南省于2019年3月着手拟制征求意见稿,在全面梳理现行方案的基础上,参考其他省市的做法,教育厅有关部门多次讨论修改,形成了征求意见稿。在征求了16个州市教育体育局意见后,于2019年5月在全省教育大会上印送参会的州、市、县、区政府和教育体育局领导进行讨论。通过反复权衡利弊,经修改完善,并做合法性审查后,于2019年12月27日正式印发。此后多方听证、数易其稿,最终于去年年底正式印发。

除了云南大学体育学院院长,57岁的王宗平还有一个身份——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院院长。多年以来,王宗平一直是中国体育改革的积极拥趸,并于2012年第一次正式公开提出“动商”概念。

狭义的动商是指个体的运动商数,是个体克服自身和客观事物进行身体运动的能力,是人的运动天赋水平和运动潜能发挥能力,主要包括运动素质、运动心理、身体机能;广义的动商是指一切通过人的身体或身体某一部分活动所表现出来的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包括身体运动、生产劳动、生活行动和社会活动的特质和能力,由先天遗传、后天环境和后天调控共同决定。

“智商、情商、动商分别是从不同层面衡量健康人的三位一体的综合体系。只强调智商和情商是不完整的,因为动商才是智商和情商的基础和保障,没有动商,智商和情商就是建立在沙漠上的高楼,终究是不可靠的。”王宗平认为,真正优秀的人,动商一定很高,“放眼世界,拥有显著的高动商,才是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的应有底色。”

(责任编辑:dd)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